鸩汤

已经不是一个看甜文的小女孩了

卧槽晴明小时候有这么可爱…

1.大家好我是龙。
2.花姐,坐(点烟)
3.你家漏雨了
4.…知道是你

连连来我家和啾啾玩了,好可爱

埋起来,啾咪。

浸透 韩越x楚慈

楚慈,我们两清了,可以答应我了吗。
刚做完手术的楚慈面无血色,麻醉的效果还没褪去。估计醒来会很难受吧。
韩越穿着医院的刷手服 ,隔着ICU的玻璃窗看着医生和护士往楚慈身上差各种管子。楚慈就像个玩偶一样随着他们的摆弄,细瘦的胳膊毫无反抗的被扎了一针又一针。窗外的人感觉心像被人攥住一样疼。
做手术楚慈不能带着戒指,怕细菌感染,韩越便仔仔细细的消了毒,放在一个透明的小袋子里,就像现场取证的那种袋子。他想等楚慈醒来就给他戴上,这样就能确认楚慈就是他的了。

终于医生下令,说可以进去看了。韩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病床上的楚慈,愣愣的把医生推到一边,从门口硬挤进去,快走到床边又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。

看上去确实很憔悴。
韩越掏出口袋里的戒指,刚刚取出来又觉得他醒来看到戒指应该不会开心吧,那等他醒来再给他戴上好了,也名正言顺一些。
他握起楚慈的手,手指和手心的茧让他有点说不出的阴郁。这人是得多狠心,为了某一刻,磨了这么久。
手机突然嗡嗡的响了,韩越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,手机像条活鱼一样被韩越抓了好一会才抓稳。
“x你妈”
任家远一脸黑线“这就是你第一句话?韩二,不要忘了你相好的还在我们医院。”
“*  你 妈,有屁快放”韩越这次一字一顿的骂了出来,但能听出来他在压着声音
“这是在楚工旁边了?麻醉应该快褪了,醒来先别急着腻歪,赶紧叫医生检查,这么大手术楚慈身体不一定吃得消。得在ICU住一阵。”

“知道了,老子盯着呢”  韩越在任家远再次开口前抢着挂了电话,手术这几个小时不见,他的楚慈就被折腾成这样,真的不敢在叫医生了,可是也没办法。
楚慈眼皮动了一下,但是没睁开,全身的肌肉都被麻醉控制着,无力的让他害怕,他努力的张了张嘴,说不出话。
“楚慈,你醒啦。”
恢复意识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韩越,好像一点也不奇怪。
下一秒就看到楚慈在皱眉,呼吸也变得紊乱,可能腹腔的疼痛来了。
“楚慈,你等等我这就叫医生给你打镇痛药,别动啊!”韩越很想多陪他一会,但理智让他不能这么做,他扯过来了几个医生给他检查,自己只能远远的在旁边看着。
过了一星期的煎熬,楚慈终于从ICU转出来了。能吃一些柔软的食物。韩越每天变着样的给他做汤,任家远在一边唏嘘“想不到韩二还会做饭啊,挺像家庭主妇了”  韩越一个勺子丢过去,任家远错身一躲,笑着跑了。
楚慈笑了,笑的韩越暖酥酥的,口水都快流下来了。突然韩越一愣,兴奋的跑去反锁上了病房的门,拉上了所有的百叶窗冲着楚慈嘿嘿的笑。楚慈有种不祥的预感
“你这是要…”
韩越坐到他旁边,捧着他的手。“宝贝儿,你不知道,我一个多月没碰你,都快渴死了”说着,韩越一只手顺着楚慈的病号服摸了进去,摸到胸前的小点上反复揉搓着。楚慈身体忍不住颤抖了,双手抓住韩越的手。“不要…这里是医院…”说完无奈的把头偏了过去。
韩越想要他向来不分场合不分时间,厨房 浴室 pub的包厢都成了他解决的场所,要是在医院也做了这种事,恐怕楚慈以后来医院都会有阴影。
“宝贝儿,只要一次,我真的很想你了”
说着便扳过他的脸,薄薄的嘴唇贴了上去。楚慈嘴里发出细碎的呜咽声,双手抵住韩越的下巴却被韩越一把抓住按到头顶上。他的身体被韩越交融了太多次,经过韩越撩拨的手软脚软。
韩越看身下的人稳定了下了来,迫不及待的扒下他的裤子,在他的小口上挤了一堆冰凉的液体。楚慈一个激灵,紧接着下面就被韩越用手指给直直的捅了进去。楚慈由急促的呼吸变成了抽泣,像个小孩一样哭了。
“不要,我的身体还不能…啊…”楚慈还没说完,就被韩越捅到了一个位置上刺激的说不出话。
韩越邪恶的一笑,反复往那个点上捅。随即身体也渐渐压了上去,但双手撑在楚慈的头两侧,肌肤相亲却不压倒他的身体。
“宝贝儿,别哭啊…我会慢一点的”韩越理智还在的时候说的信誓旦旦的,等进入楚慈的身体里,就像一只野兽一样。
楚慈温暖的内壁让他爽的理智全无。韩越掰开了他的腿,挤压在胸前。
楚慈目光还无法聚焦的时候,韩越猛地挺了进去,差点把楚慈的头撞上床沿。楚慈浑身都在颤抖,双手从韩越的束缚中挣脱了出来,推拒着韩越往他身体里的冲撞。
“滚出去!…唔啊…”
那力道越来越小,只能任由韩越在他体内肆无忌惮的冲撞,把他求饶的话都顶的断断续续的。双手遮挡着面部泪湿银 靡的脸。
韩越把楚慈的手搭到他的肩上,欣赏着楚慈的面容,越战越勇。
楚慈受不住了就会搂紧他,把头埋在他肩窝里哭。到最后力气全无的楚慈从韩越肩上滑落下来,意识也接近涣散了,韩越还固执的拖着楚慈的腰往他身体里送,把自己的东西一遍一遍的灌注到楚慈的身体里。

而楚慈狼狈的像个玩具一样被韩越支配着。目光虚无的不知望着哪里。
终于吃饱的野兽提上了裤子,床上的人精疲力尽的微喘着气,瘫软在床上。
韩越打了盆水给他擦着身体。
楚慈哑着嗓子说“韩越,你果然在撒谎。”

1.补充一只找上门来的茨木“yo 刚才看见鬼切了吗,他上哪去了?”
2.这只狐狸是公的母的,有人会看吗
3.为什么式神总是展示这么热情的角度?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快下班了,来了一个奇怪的人。

这位同学,你有什么线索要举报吗。

鹫林 上班后失去自由的人,想法和脑洞也变得僵硬了

男人点了一支烟。
      被他玩死的男孩绝不止一目连一个,但这次竟然莫名其妙的不舍。
      悲绝凄厉的神情在他脑袋里出现了一次又一次,他愤怒的踢翻了茶几,所有人都被震慑到了,他将烟在手中攥灭。大声的问手下,“他在哪!”
      最清楚的应该是他自己,是他派人把奄奄一息的一目连投入暗河。
      男人一向狠绝的面孔崩塌了。人们从来没见过他慌乱起来是什么样子,只见他胡乱的抓起钥匙,开车冲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 面包车司机拆开了装着一目连的袋子,即使不用在河面砸开冰冻,就这样放着一目连也会被冻死。
     但他没这个胆子,谁都知道欺骗男人的下场,只得拿起工具,用手电筒打着光在河面上一点一点砸。
      一目连身体瘦弱,放在袋子里也只是小小的一团,冰洞不是很大就足以装下他,面包车司机只是执行命令,马马虎虎的没有扎紧麻袋就把他扔了进去。
      一目连瞬间惊醒,可是入水以后,根本找不到那小小的冰洞,当他将束缚的麻袋挣脱开时已经冻的失去了直觉。只觉得离那束光越来越远,水中毫无方向感的空洞,由着身体一点点下坠。在闭眼的最后一刻,竟错觉般的感觉,有人抓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 一阵引擎声,刚刚把一目连抛下去的面包车司机一惊迅速躲了起来,在看清是男人的车时才敢走上来。刚想说句话 男人却径直走开,车门都没来得及关,飞快的冲向冰冷的河面。
      人不知道在危急的关头自己的力量有多大。
     男人一锤子就砸开了面包车司机砸了半天才砸出的洞,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。
     冷的锥心刺骨。但那也是包裹着一目连的温度。
     面包车司机在冰面上打着光,终于在黑的渗人的河水中发现了一目连,男人抓住他的手,将他揽入怀中,带他上去。
     一旁的面包车司机愣住了,不知道说什么,也不敢说。只见男人抱着那个少年到他自己的车上。头也不回的对面包车司机说,今天的事要是传出去,我会让你消失。
      男人迅速将一目连放到他的车后座上,关紧了车门,将暖风开到最大,将他身上带着冰碴的衣服脱了下去,给他裹上了厚厚的毛毯。自己则冻的瑟瑟发抖的换上了备用的西装,闯了一路的红灯去往医院。
     一目连总算是活了过来,医生把他受的伤仔仔细细的处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  深夜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一目连带了回来,
      他还没有醒,安安静静的。被冻的苍白的脸毫无生机,却隐现出一种凄美,风吹着他的头发盖在脸上,男人把碎发拨开,沉迷的端详着一目连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
抱鬼切回家嘬喽。<( ̄3 ̄)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