鸩汤

已经不是一个看甜文的小女孩了。

高天原小记事(甜的了)

      一目连小时候最讨厌的人就是荒,明明没有比自己大几岁,却和自己爷爷平起平坐。一目连见到荒从来不用敬称,都是直呼其名。荒喜欢逗一目连,抢一目连的零食吃,觉得他又气又打不过他的样子很好玩,最后很大声的哭着和他爷爷告状。天照大神立刻出马去给孙子讨公道,假装揍了一顿荒,荒就装被揍的很惨的样子灰溜溜的跑了,一目连就躲在天照大神的背后指着荒哈哈哈的笑。


      一目连每次看到荒都坚定了修习的决心,等他成为独当一面的神,第一个打败的就是荒!可是他怎么练习,攻击力都很弱,还是能被荒轻松打败。

       荒又来抢他的零食了,一目连立刻就发现了,一个风符丢过去,荒都差点没反应过来。荒心里一阵悸动,一目连的力量虽然不够,但是反应却是相当的敏捷。荒拿着零食要逃跑,耳边一阵风呼的略过,这个小小的身影已经站在他面前,张开双手拦住了去路,脸颊还气的鼓鼓的,很凶。

      “把我的零食放回去!不然我打你了!”

荒觉得一目连这个样子简直可爱死了,更想欺负他了。于是,一脸坏笑的抓起一把零食放嘴里。

“啊啊啊!荒你个大坏蛋!”一目连气的追着荒打。

荒跑着跑着,突然向后一转,一目连撞在他身上,抬头发现荒神情严肃。

一目连知道自己一个人打不过他,爷爷又去人间了,无依无靠的他有点害怕。

“零食还我…”气势瞬间就下来了。低着头,清澈的眼睛时不时看一眼荒。

“生气了吗…我打不过他怎么办…算了零食不要了,爷爷去人间一定会带回来更多好吃的,这次要保护好,一点都不给荒!”想到这,一目连心情莫名的爽。

荒就静静的看着一目连脸上丰富的表情,最后停留在一个邪恶的笑容上。

       荒弯下腰,嘴唇在一目连脸颊上停留了一秒。

一目连惊愕的睁着眼睛,讨厌的人亲了他,心脏却变得不安分了,是生气了吗。一目连重重的推了荒一把,“零食!还给我!不然不和你玩了!”


      “好的,拜拜了”

       荒的反应吓到一目连了,平时荒会笑嘻嘻的说“不要嘛,我就吃一点,和我玩好不好”


     这次,他真的转身就走了。


     荒没听到一目连嚎啕大哭,继续慢慢的往前走。过了一会,还是没有声音,荒忍不住回头看了。发现一目连还站在那,眼睛红着,不出声,很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的掉。荒第一次见到一目连这样哭,简直太心疼了。荒赶紧跑回去,一把给一目连抱住了。

“连连,我和你闹着玩呢!”

      一目连还在大颗大颗的掉着泪,眼睛也不看荒。

      看样子是真的伤心了。自己不该把人扔那的。

“连连求你了,让我吃一点你的零食吧,我们一起玩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  还带着眼泪的一目连笑了,十分正式的和荒说“我们一起吃,你少吃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 荒看一目连笑了,自己也觉得开心 “好的,让我尝一口~”

一目连紧张的看荒张开嘴对准了他手里的零食。

“啊啊啊,你都吃没了!”

“我刚吃一口啊?!”

“你别吃了!这是我的!”

“啥?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目连终于成为了独当一面的神,他也要去游历人间了。临行前,荒给一目连柔顺的黑发梳上麻花辫。


“荒,你给我的衣服真好看,我肯定是人间最受欢迎的神了。”

“切,你那点小法术,遇到一个稍微厉害一点的妖怪都打不过,谁会崇拜你啊”

“我的力量本来就是保护别人的啊,术业有专攻而已。”

“赶紧走吧你!越长大越皮。”

一目连叫上了自己的龙,在天界的门前,背对着荒说

“那…神无月再见啦,我会给你带人间的零食哦~”

一目连走了,没有回头。这次荒一个人在原地,愣了好久。


end

蟹蟹为崽挨揍活动支持这两个天使的大家!冲鸭!


建模没有新动作就算了还糊成这样?觉醒皮的牙还不修改?个人还是喜欢一目连原版建模,调整后也有很多人喜欢,无可厚非。但是能不能好好做?糊到要看不清五官了!生气😠!

五个小时了…

韩越望着手心的伤口,整个人跟与外界隔绝一样。

手术室门口传来了细微又稳重的脚步声,那脚步声踱到韩越跟前。

韩越困了,见眼前的人不走,才抬起干涩的眼睛。

“楚慈?你怎么自己走出来了…”

“楚慈…你说话啊手术没做吗?”

楚慈依旧不做声,转身慢慢的走了。

韩越想像以前一样,一把将他拽回来,简直太容易了。

伸不出手了…为什么。

“楚慈,你不做手术了吗?你去哪啊?!说话!!你他娘的再跑,我就…”

猛地一激灵,韩越从手术室门口的长椅上醒了。

心还在剧烈的跳着。

楚慈呢…

哦!对,还在手术室!

手术中的红灯熄了。

韩越站了起来。

门开了,没有把楚慈推出来。出来一位年长的医生。

韩越心都提了起来。医生走的很快,但在他眼里非常的漫长。

“楚慈他身体太虚弱了…已经…”

医生还和他说了一些什么,韩越听不到,只听到嗡嗡的耳鸣。

随即跪了下来。

“楚慈,你以为你死了就逃的了吗”


病鸟,站不起来,老板把他放在接近零下的室外,在笼子里被风吹的抬不起头。

沉迷吸鸟(´⌒`。)明天就可以看到西条高人了和蠢太了!!

沃日!

高人先生这个眼神确实会让人把持不住_(´ཀ`」 ∠)__

荒×一目连 又是略略略,这张我觉得比较甜?怎么回事呢?

男人看见一目连从包厢里走出来,步伐不稳的样子,真是想把他往死里折磨。跟酒保点了一杯野格,朝一目连走过去。
“今天又累着了吗,走,哥请你一杯”男人压着他的肩,目光如鹰鹫一样盯着他。
一目连还说不出话,只是低着眼摇了摇头。
男人火气一下子上来了,竟然还有陪酒的连话都不回的道理?直接抓着一目连的衣领,把他拽到吧台上。把刚才那杯野格掐着脸颊灌了进去,一阵猛咳让他眼前半天都一片漆黑,恍惚中他看到那个男人在第二杯酒里放了药。一目连正要扶着桌子站起来,又被男人钳住灌了第二杯。
他脑子里想的只有跑,在药效还没上来的时候离开这里。
谁知刚跑两步就被逮了回去,随后被荒看到了…

一目连慢慢睁开眼,自己竟然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醒了过来,身体也没有想像中的酸痛。衣服被脱了下来,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床头。
昨天失去意识之前看到的那个男人睡在他旁边。
难道他什么也没做…一目连心里想着,面对着荒侧卧过来,将身旁的人搭在脸上的头发拨到一旁,发现了他紧皱的眉心,刚想伸出手环抱住荒,却突然在脑海中浮现了那个男人在他昏迷之前失望的面孔。
荒半睁开眼,将那只要收回的手抓住,搭在自己胸前。目光撞上了一目连惊慌的神情。
     
“谢…谢谢……我该回去了,谢谢你帮我…下次来我请你喝酒。”一目连拿起床头的衣服,慌乱的穿上。
荒不紧不慢的起身,帮他扣上了上衣的扣子。一目连红着脸,不知道该看向哪里。荒只觉得他可爱极了,问他
“你叫什么,下次我好去找你”
“一目连,你呢先生”
“荒”
一目连点点头,刚想道谢离开,荒却抢先一步开口了。
“我记得你们不是下午才开始布置营业吗,现在还早,可以陪我吃顿早饭吗”
他好像看穿了一目连的心思,知道他不喜欢欠别人的,于是号称是陪我吃,而不是请你吃。
一目连小心的答应了,难道昨天帮他那么大那忙,只要陪他吃顿饭吗…
果然,平淡的一顿早饭,并没有什么别的要求。
最后荒开车把他送回去的时候,一目连第一次像个活泼的小鸟一样,开心的回到那个昏暗的世界了。
因为荒会来,只要他来,每一天就变得很快。
荒特意点一目连销售的酒水,这让他比预期的一个月要更早的离开这里。
      “总算要熬出头了!”按照这样下去,再过一星期就可以离开了!
       一目连像是变了个人,那种沉郁隐忍从他脸上消失了,现在像是个读书的学生,充满着对外面世界一切的兴趣,他甚至计划着出去以后的生活,那个叫荒的先生,虽然不一定喜欢他这种人,但是帮了他很大的忙,以后如果出去挣到了钱一定先给荒先生买礼物。如果他还是一个人,就陪着他聊天,旅行,做他想做的事…直到……直到他有了共度余生的人…
      想到这里,他的头脑无比的清醒,荒毕竟是有身份的人,不会和男人,更不会和曾经做过这种事的男人永远在一起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又不是童话故事,想那么美干什么,世界上能有一个对我好的人已经够了!”一目连揉了揉被泪水模糊的眼睛,苦涩又欣慰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凌晨一点,只剩下三三两两年轻气盛的小太子们和一些倒地不起的醉鬼。
      荒今天没有来,有点失望。一目连坐在吧台,拄着头,等散场后收拾东西。不知不觉,困的让他撑不住了,他想悄悄睡一会,只睡一会就起来打扫。
    没想到这一闭上眼就快一个小时了。
    荒没有失约,凌晨1:50,荒刚刚到场,一眼就看到了趴在吧台上那小小的一团。他走过去,看见一目连在那么吵的环境却睡的像个小奶狗,后背一起一伏。脸蛋还粉粉的。荒给他盖上了自己的衣服,一目连竟然下意识的往那宽大的衣服里钻。突然一目连惊醒了,猛地抬头,脸上还带着印子。有点沙哑的喊了一声  荒先生。
    “我给你开个包厢,你去睡会吧。”
荒摸索着他的头。
一目连揉揉眼睛,砸吧了一下嘴,对着荒灿烂的笑着说“我不困,你来了我就不困了,荒先生今天怎么这么晚?”
“公司有事情,耽搁了。”
看着荒有些疲惫的样子,一目连心疼极了。“我请你喝酒吧”一目连从椅子上跳下去,一路小跑去调酒师那里点了一杯长岛冰茶,给荒送了过去。
荒很能喝酒,不知道为什么,他今天喝的特别着急,几乎一口气吸干了一杯,心里好像还有什么事。
一目连刚开口问“你怎么了,是不是遇到什…唔?”
荒借着酒精上脑的劲吻住了一目连,有点粗暴!
一目连完全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有点缺氧,下意识去推,过了好一会,看清了荒认真深情的脸,双手从两人中间抽出,环抱住了荒。他们俩胸几乎贴在了一起,荒强劲剧烈的心跳轻轻的拍打着他。
    嘴里有点清新的甜,不知道是刚才的长岛冰茶调的太好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。
    慢慢的,荒放开了他,睁开眼就看到一目连正气喘吁吁的红着眼看着他,神情复杂。
“荒,你是喝多了才会这么做的吗…”
“不是,我反而觉得今天越喝脑子越清醒了”
荒定定的看着一目连,好像要把他的倒影刻在眼睛里。
       “一目连,你困了吗”
       “有点…”一目连红着脸小声嘟囔着。

略略略

  三观不太正,低俗狗血(๑❛ᴗ❛๑)  
荒喝的昏天黑地,
     热闹的pub不过是一群人一起孤独罢了,身旁坐着的姑娘喜欢对他笑着劝酒,荒知道那不过是推销酒水挣钱,但被人搂着总能感觉到一点暖,跟冷冰冰的钞票相比,他更想要这些。
   一目连穿好衣服,男人把钱扔到他脸上笑嘻嘻的走了,刚刚被那个粗鲁的人注射了喑药,喉咙使不上力,发不出一点声音。他一声不吭的把桌上散落的钱收拾干净,ktv包厢的音乐大的震的他胸口疼。
      浑身上下都被刚才暴力的索取弄的青紫,只要一目连姿势不对他的胃口,男人立刻在他肚子上捶一拳,痛的他蜷缩成瘦小的一团。
      不过这个男人是出手最阔的,为了早点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,他宁可弄的浑身是伤,也咬牙忍住了。
      pub里好像没有窗,即使白天也是暗的,甚至比晚上更暗,却给了一目连舔舐伤口的时间。 到了晚上他才能有力气去承受更多的人玩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能离开。
少女们站成一排等着荒翻牌,荒还醉醺醺的,眼神飘忽着不知道往哪瞥,在噪声包围的场所,他的耳朵缺格外清醒的听到一丝异常的声音。一个高大的男人正抓着一个粉发的人往包厢里拖,那个人没有喊叫,只是拼命的想挣脱,后来他被那个男人打了一巴掌,抓着头发往屋里走。
    荒从来没见过公共场所这么欺负人的,心想那个人怎么一声都不坑。登时酒醒了一半,踹开茶几朝那边走过去,抓着一目连的手,揽到自己怀里,朝那个男人脸上狠狠砸了一拳。
“我 艹 你……你他吗哪来的疯狗?”男人捂着脸,疼痛半天没缓过来。
“疯狗?”荒嗤笑了一声,抓着那个男人的衣领猛的按在了墙上。
“抓人头发,你他吗的还真是个老爷们啊”荒瞥了一眼在地上龇牙咧嘴的人,带着一目连扬长而去。
荒带着一目连穿过人群去一个人少的地方,紧紧的攥着他冰冷的手,他感觉身后的人越走越慢,于是停下来问他,
     “你男朋友?”
      一目连抬头,眼睛湿漉漉的望着他,额头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汗,最后低下了眼睛摇了摇头。
     “那你是……”荒没敢说出口,他有点不敢相信。他隐约感觉那个粉发的青年呼吸变的急促,脸上不知淌下来的是泪水还是汗水。一目连感觉意识越来越模糊,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,在荒失望的眼神里倒了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荒赶忙把他扶起来,一目连面色潮红,无论怎么唤醒他都没有丝毫的反应。旁边晃晃悠悠来了一个醉汉,拿着一瓶酒,身体倚在旁边的墙壁上,笑眯眯的对着荒说
“这是下药了吧…嗝…小年轻的真会玩……”
难怪这个人刚才那么反抗,应该是知道自己被下药了吧。
    荒厌恶这种人,觉得跟个玩具一样供人玩耍,实在下贱。可是看到这个人那么拼命的挣扎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
    借着酒劲,荒脑子一热脱下了外套,包裹着这个瘦弱的青年抱回了家。